呱探网 奇闻 神农架真的有野人吗 神农架野人之谜

神农架真的有野人吗 神农架野人之谜

搜狗截图22年09月25日1958_3.jpg

神农架野人之谜一直以来未能解开。考察和讨论尚未终结,有与无的双方没有达成一致意见。说有的,有自称目睹过野人的,有自称跟野人狭路相逢搏斗过的,有自称曾杀死野人并食其肉的,有自称找到了野人毛发、足印或粪便的,有自称找到村妇在山上打柴时遭野人强暴后生下“野人二代”的。那么神农架真的有野人吗?

说真的,所谓的野人,其实有的是猿猴,有的是人类脑部病变,有的是人们的幻觉。各执一端,谁也说服不了谁。几次大规模的、专业的考察探索,均雷声大雨点小,无所收获。

迄今为止,神农架地区野人的有无问题,还是一个谜。

因为参加一个神农架自然保护区管理者跟广东南方卫视联合组织的“我为神农架当信使”活动,去了一趟神农架,在景色优美的山水之间转悠了三四天,在网络上发表了一些关于神农架山水景物的言论。于是便有若干朋友不约而同向我提问:“神农架真的有野人吗?”

说实话,面对这样的提问,我感到相当为难。为难的原因,主要是:不知道自己该站在什么样的立场上说话。

如果我站在一个科学爱好者的立场,我会是个“说无”派。眼见为实,只有捉到真正的野人,并且经过科学检测后,确认是野人的,才能说神农架有野人。一切的道听途说,都不足为训。在科学家眼里,“野人”是一个科学术语,它既不同于人类,也不同于猿猴,它们是介乎两者之间的灵长类动物。所以,首先,应该对那些自称见过野人的说法,进行认真的甄别,去伪存真。

如果我站在一个逻辑爱好者的立场上说话,我会引用“言有易,言无难”的谚语,进行调和。对一方面说,没有捉到一个真正的野人,通过科学研究,确认其为“介于猿猴与人类之间”的动物,都不能说神农架有野人;对另一方面讲,神农架3250多平方公里,山高林密,人口稀少,谁也无法断言这里面不会有野人。不过,调和半天,最终搁浅在足迹、毛发、粪便等算不算“有”上。

如果我站在神农架“信使”(我跟几位名博朋友一道,被神农架自然保护区管理委员会命名为“神农架十大旅游信使”)的立场上说话,我会说:“神农架应该是有野人的。”这样有利于维护神农架的神秘色彩,有利于发展旅游事业。因为,对很多人而言,谜即诱惑,即魅力。

英国苏格兰地区的尼斯湖,湖怪之谜被一群执着的科学家揭开(一条失去交配能力的老海鳗鱼)后,令爱好旅游的人们失去了对它的好奇向往之情。人类足以杀死猫的好奇心,是旅游业强大的推动力。

如果我站在一个有情怀的人文学者和作家的立场上,我会肯定地说,神农架一定是有野人的。几天前,我发了这样一条微博:“神农架真的有野人吗?

我认为是有的,理由有二:一是幅员宽广、森林茂密、空气清新、物产丰富的神农架,养得起野人,可以有;二是一百多年来世道一直动荡不宁,难免有类似桃花源居民那样的避世者和喜儿那样被逼藏匿深山最终变成野人的草民,应该有。”明眼人不难看出,我这里偷换了野人的概念。目的当然是为了抨击世道,警告为政者,宣泄“哀民生之多艰”的情绪。

神农架真的有野人吗?不管是现在的学术界还是科学界,到底是否认同在神农架自然保护区里存在人们常提起的“野人”故事?那么,除非有一天能够让野人之谜真相大白于天下。我们虽然称之为“人类”,具备人类的高级智商和情商,但一直都是进化之后的高级动物。野人,可以称其为巨猿,既不是跟我们一样的人类,但也不能跟现在高级灵长类动物直接划上等号。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呱探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rasharer.com/4030.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767572792@qq.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