呱探网 国外 AV女优参选议员,日本选举掀起女团大战

AV女优参选议员,日本选举掀起女团大战

地下偶像、家庭主妇、AV女优,这些八竿子打不着的姑娘也能组成一个政党?在日本不仅能,而且可以参加选举,成为市、区乃至国会的正职议员。它叫做“政治家女子48党”,一个全员美女的国政政党。

政治家女子48党

政治家女子48党

一个月前, “从NHK手中保护国民党”党首立花孝志宣布辞职的时候,没人意料到,他会把位子禅让给一个毫无政治经验的年轻姑娘。

大津绫香,大眼睛铁刘海,标准日系爱豆形象,接下党首位置时,刚刚度过30岁生日。

作为一名过气童星,她的人生看上去与政治毫无交集,硬要说有的话,在某档儿童新闻节目里扮演政论家池上彰的女儿,就是她在成为党魁前与“政治”二字离得最近的时刻。

(左:大津绫香现在;右:童星时代)

而立花孝志不仅传位于她,还给“NHK党”改了个名字,改为“政治家女子48党”,并且公开招募有意从政的漂亮姑娘。

要知道,NHK党并非野鸡政党,而是正经在国会中持有席位的国政政党。

一向走的是特朗普式的混世魔王路线,从上到下都是男性主导。现在突然改名“政女党”,转向女团模式,冲击力好比川普同志突然换上超短裙,声称要用爱和魔法战胜邪恶力量。

还没在正式选举中拿下任何一个新席位, “政女党”已经成为当下日本风头最劲的新党。

打开“政治家女子48党”官网,一排排美女半身像逐一闪现,统一露出8颗牙齿的标准笑容。加上嫩粉鹅黄的少女心配色,简直叫人疑心不小心点进了哪家女团的应援专场。

街头选举的人潮里,辨识其他党派候选人总要借助绶带或海报。但辨识“政女党”候选人不用这么麻烦,只要记住两个特点:年轻、漂亮。毋庸置疑, “政女党”已经成为日本史上平均颜值最高的政党。

路边公告栏上,千篇一律的中老年男性头像中, “政女党”候选人饱含胶原蛋白的笑颜如茶花般悄然绽放。

不过漂亮姑娘虽多,从政经验却几乎没有。比照女团选秀来说,她们就像一群菜鸟练习生,不会唱也不会跳,只有美貌和热情,很多人甚至没有一张合适的竞选名片。

高度美颜的私家照片,搭配不可言说的低劣PS背景,犹如某些深夜宾馆门缝里塞进来的小广告卡片。

竞选宣言也像偶像女团的自我介绍。

参选东京都中央区议员的丰田梨花,就是这样一位“笨蛋美人”,她的竞选宣言是这么说的:

我从小在父母的过度保护下长大,什么事都听父母的,结果长大以后成了不会主动,只会等待别人指示的那种人。我加入政治家女子48党,就是为了改变自己,变得自立,希望大家支持!

严肃的地方选举瞬间串场到了爱与梦想的偶像晋升现场。甚至真有女团成员参加了“政女党”。

HKT48的前成员山本茉央,准备出马东京都杉并区的区议员选举。

还有几名成员,干脆组了个新组合,名为“Fly Day” ,就着竞选的机会,一边宣传,一边出道。

头天她们可能还在举着小喇叭街头宣讲政治主张,转天就出现在粉丝见面会上,穿着短裙热情唱跳。

(上图:“Fly Day”成员在演出现场;下图:“Fly Day”表演节目单)

当然,也有认真的选手。现役AV女优吉川莲民就是其中一个。

“我要去做政治家了!”东京一家色情录像事务所里,五官小巧的吉川大声宣布,同事们被她吓得一愣,随即意识到她是来真格的。

一名事务员迟疑道: “那么……要不要停止销售你的作品?”吉川拒绝了,她不准备掩饰自己的经历,甚至把它写进了twitter简介里: “因为遭遇职场霸凌而辞职的前自卫队员,为了偿还违约金正在努力卖身赚钱。风俗一次5万日元。”

吉川相信,逼她走上风俗之路的是制度之恶。

毕业于日本名校防卫医科大学,辞职前,吉川在自卫队从事护士工作。这是一份前景光明的职业,只要熬到40岁,年收就能达到8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41.58万元)。

但遭遇严重职场霸凌后,吉川宁愿支付400万违约金辞职,也不想忍耐等待800万的年薪。为了短期内凑够巨额违约金,避免支付高达14.5%的违约金滞纳年利,吉川选择下海。

然而不走运的是,正赶上AV新法实施,作为素人,她的影片无法如期发售,因为法律规定,为保护新人女优“后悔的权利”,所有影片要在数月缓冲期后才可以上架。

走投无路之下,吉川不得不进一步出卖身体。

得知“政女党”招募素人候选人,她立刻就报了名: “我要以现场的视角揭露自卫队的黑暗,告诉那些一拍脑袋就立法的人,AV新法有多脱离实际!”

选举娱乐化:从NHK到政女党

如果你觉得“政女党”已经足够离谱,那么它的前身“从NHK手中保护国民党”更是日本政治娱乐化的鼻祖。

每当“NHK党”出现,死气沉沉的政坛就会化作一片欢乐的海洋。

在全员社恐的日本,NHK党是一个异数。隔三差五,NHK党就要上一次新闻,大多是因为党首或者党员又做了什么令人大翻白眼的出格举动。或许时代演进到此时,每个国家都必然诞生一位熟谙社交媒体整活的政党领袖,NHK党创始人立花孝志正是这样一位社媒大牛。

搞事两个字,天生写在立花的基因里。从党名就可以看出,这位丝毫不懂“忖度”为何物。

NHK党最初设立,源于一个朴素的怨念—NHK收视费该不该收?

NHK是国营电视台,由于没有广告,为了平衡营收,会对观众征收收视费用。但许多日本人认为,既然是税金支持的国营电视台,就不该再次向国民收费。NHK党初设时,只有一个施政纲领—打倒NHK,废除NHK收费制度。因为口号非常解气,很快声名鹊起。

从此立花孝志就走上了和老东家NHK对着干的刺头之路。

比如在国会会议上公然播放AV,陷NHK于“九转大肠”的困境:如果如实直播,将破坏NHK不得播放淫秽视频的规定,如果打码直播,则破坏议会直播的事实性原则。

“NHK党”永远不缺话题度,在立花孝志有意运营下,它就是年轻群体中的流量王者。

“政女党”不是“NHK党”第一次改名,实际上,这个2013创立的政党在短短10年里已经改过8次名字。“因为改一次名字就能上一次新闻!”

立花孝志甚至考虑过改名“让议席自然减少党”,主打一个搅屎棍角色:如果这个党派的议员成功当选,那么在当选后,该议员会利用国会规则辞职,造成议席的实际空缺。 “大家不是都说现在的议员选了不如不选吗?这个提议岂不绝妙?”可惜,由于没有找到愿意配合的竞选者,这条天才计划最终胎死腹中。

去年7月,这场流量狂飙伴随另一位“抓马大师”东谷义和的出现攀上顶峰。

一个新政党,如果想成为国政政党,至少需要拿下5个国会议席,或者获得超过2%的得票率。东谷义和只靠一战就帮助“NHK党”达成了目标。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也是多个日本政坛记录的开创者。第一个靠爆料八卦当选国会议员的人,也是第一个因为长期缺席会议而被议会除名的人。他以一己之力把NHK党带入国政政党殿堂,又随即成了国际通缉对象。

参选前,东谷义和因为巨额欠款潜逃迪拜躲债。由于在YouTube个人频道接连揭露明星黑料,开出多个塌房大瓜,得了个“东谷炮”的绰号。

参选后,他宣称,如果当选,就连续49天每天爆一个当红明星的猛料。结果没想到群众吃瓜热情高涨,直接以287714票的绝对高票把这位老赖送上了国会议员的宝座。

因为得票率超过全国投票的2%,就连所属政党“NHK党”也跟着鸡犬升天,取得了国会政党资格。

(胜选现场,右下角屏幕里这位就是远程参与的东谷义和)

在东谷义和的选战中,年轻选民一反政治冷感的常态,超过50%投票者年龄在30岁以下。

“感觉选了东谷,事情会变得更有趣。”

“我和老公投了东谷,这绝对是历史性革命的时刻!”

一次普通的选举在社交媒体的狂欢中被彻底颠覆。 选举结果公布当天,东谷在直播中志得意满地高呼: “在国会昏睡的老头子议员们,全体起立!请做好颤抖的准备吧!”

(投给东谷义和的选票)

不过此后,由于无法偿还欠债、被明星状告名誉损害,东谷始终没敢返回日本。

由于长期缺勤并且拒绝到场道歉,不久前,日本国会愉快地发起投票,决定将这位“民主政治污点”除名。决议近乎全票通过,只有一名“NHK党”议员表示反对。

于是,一天班都没上,东谷就结束了国会狂飙之旅。现在,失去议员身份保护,他将面对日本警方发布的国际通缉。

因为此事,立花孝志宣布引咎辞职,不再担任“NHK党”党首。

并在3月8日国际妇女节这一天宣布,党首位置传给大津绫香,党派改名“政治家女子48党”。

如此儿戏的政党,在年轻人里却备受关注。

上年度数据显示,年轻群体中, “NHK党”支持率已经超过了老牌政党“共产党”和“公明党”。

尽管经常胡来,但它足够有趣,就像一位说话不过脑子的政坛嘴替,帮年轻人把想过的嘴瘾都给过了。

(浅绿色为“NHK党”支持率)

如许多老牌发达国家一样,由于政治门阀化,日本年轻人对政治越来越漠然。

截至去年的数据显示,在町村一级的议会中,60岁以上议员比例高达76.9%,30岁以下议员不足0.2%,走进议会,就像走进了养老院。

年轻人说:“政治是一滩无风的死水,我去了也改变不了。”既不想去投票,也不想成为被投票的人。

但“NHK党”不同,它脚踹所有传统的政治规则,用新时代的运营方式经营,这些看上去像年轻人一样冲动且不成熟的做法,其实背后都是深谙赛博时代流量密钥的操作,打通了政治与年轻人的拒马。

毕竟再多的宪政教育也无法挽回渐行渐远的年轻人,唯有成为同伴,才能一道向前。

(自民党在报纸上的大版竞选广告,罕有年轻面孔)

女子与相扑场

在东谷义和带来巨大名誉损害后, “NHK党”改名“政治家女子48党”堪称一步妙棋。

尽管她们甚至没能凑齐48个成员,目前只有46位,但这并不妨碍她们吸引到了大批好奇的目光。更换年轻的女性党首更是替“NHK党”博得了更多的好感。比起摧毁NHK来,让女子更多参政,无疑是更有普世性的建设。

在全球,完全由女子组成的政党都很罕见,更不要说日本这样一个男性主导政坛的国家。

从数据来看,日本众参两院女性议员比例只有可怜的14.6%,这在全球190个国家中只能排到第147位。

明面上,小池百合子等女性高官并不罕见,但在基层,议会政治依然是男性的天下。

具体到毛细血管的最末端,町村一级议会中,只有11.7%的女性成员。

在日本,成为议员并不太困难,尤其是在远离东京、大阪的地方县市。

今年的第20届地方选举,甚至有25%地区议员因为无人竞争而直接无投票当选。四分之一岗位无需竞争,而且这还是一份地道的美差。

以现代人对工作的定义来说,议员职业简直就是人间理想:钱多事少。根据议员伊藤大辅所著《肥差议员》,在人口规模16万的城市担任市议员,每年只需要工作38天,就可以收入762万日元。

这38天的工作内容主要是开会,而议员的会议通常在上午9点开始,下午三四点钟就可以结束。更诱人的是,如前所述,这样一份为期四年的工作,竞争倍率只有1.17,基本约等于只要提交申请就能够选上。很多议员甚至只把议会工作当做一份兼职。

但为何如此美差,从事的年轻女性却如此之少?

日本年轻人协议会代表理事室桥祐贵指出,一个制约之处在于,虽然18岁就可以投票,但直到25岁公民才拥有被选举权。而女性到了25岁以上的年龄,往往已经结婚生子,家庭的牵绊让她们很难放弃当前工作,冒着就此失业的危险竞选议员。

此外,男女平权说了多年,在这些原属男性的领域,试图染指的女孩仍然要承受大量“阴湿的恶意”。

竞选新宿区议员的齐藤百合进行街头演讲,忙活一天转头一看,自己的宣传旗竟然被人用自行车锁锁在了栏杆上,最后齐藤只能锯断旗杆,才勉强收拾了残局。

这也许只是调皮男孩的一次恶作剧,但对于政治新人来说,却是一次十分难堪的打击。

另一位参选者发布竞选海报后,有人留言“问价”:你60分钟卖多少钱?

在此之外,不爱谈论战争、宪法与国际政治,女性候选人的政治主张常常被嘲讽为幼稚天真。

“我要建设适合所有母亲和孩子生活的地区。”

“我要解决女性学生的就业与贷款问题。”

“我要关注精神疾患者的生存权益。”

作为政界新人,“政女党”候选人不像政治家,她们更像在述说生活烦恼的新人。

(有人在选举海报公示栏张贴政女党小卡片(6号位),讽刺该党)

 “我知道一定是没有结果的,但我想让更多人看到没有经验的女人也可以参加选举。”

32岁的声乐家山出知佳今年选择参选京都市知事。

不出所料,她以1612票的战绩惨败,但她依旧很开心: “我没有任何名气,也没有任何经验,但通过这段时间竞选的努力,我获得了1612个人的信任。”

支持者也早已料到她的惨败,战报发表后,大家前来嘻嘻哈哈地一通嘲笑,但无人沮丧:

“今年再见,明年再战!”

今年第20届统一地方选举中,女性参选者比上一届多了100人,其中, “政女党”就占了46人。

有人迎着风扇大喊自己的政治主张,脸部变形的搞笑模样获得了病毒式的传播与模仿。有人一边唱跳签售,和粉丝握手,一边递出竞选海报,相约投票。她们的竞选方式或许在老成持重的年长议员看起来非常不着调,但正牢牢吸引住社交媒体流量。

火热的社交话题暗示,这些初生牛犊般的年轻姑娘或许如东谷一样,有机会冲破一些藩篱,创造一些奇迹。

几天前,党首大津绫香也踌躇满志道: “虽然我没有什么政治经验,但我完成竞选后,一定会彻底理清我党的财务问题,扫清积弊,彻底公开透明!”然而,这则发言不久后,一声晴天霹雳改写了“政女党”童话故事的结尾。

禅位的立花孝志突然发表声明,声称免去大津绫香的党首职务,本人复辟党首,另选党内另一位男性议员作为议会代表。

理由是大津涉嫌违法挪用党内资金。

大津随即抗辩,提交证据展示自己的财务清白,但刚刚改称“政女党”不足1个月的前“NHK党”上下,没有一点异议地选择了接受前党首立花的安排。

那个把权力轻易拱手让人的男人,如出让权力时一般信手一挥,权力又回到了掌中。

一场女性维新的幻梦骤然破碎,大津发现,轻易的得到总是伴随着轻易的失去。

原来这依旧是一场相扑比赛, “不洁”的女性依旧无权走上那圆圆的赛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呱探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rasharer.com/635.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767572792@qq.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