呱探网 娱乐 某曹姓明星带货3月仅成交278元,直播服务方多次成被告

某曹姓明星带货3月仅成交278元,直播服务方多次成被告

明星直播带货相比于素人主播,有着天然的流量加持,成为很多电商产品推广的选择。然而,近期南宁市西乡塘区人民法院通报一起“明星带货案件“,引发众多网友热议。

曹姓明星带货3月仅成交278元

2022年1月,南宁一商贸公司看中上海某网络公司旗下的明星曹某某,因其参演了国内不少古装剧,有一定影响力,从而想让她进行直播带货,来提高商品销量。

双方签订签订了一份《直播推广服务合同》,由曹某某直播带货。南宁某商贸公司支付20万元的直播服务费,在2022年4月30日之前,曹某某在直播间销售额要达到100万元;如果未达标,上海某网络公司要退还直播服务费,并支付已付金额100%的违约金。

南宁某商贸公司与上海某网络公司签订的直播服务合同

合同签订后,去年1月21日,南宁某商贸公司向上海某网络公司支付了7万元的直播服务预付款。然而,曹某某在直播间带货3个多月,仅完成278元的销售额,未达到销售目标。南宁某商贸公司要求退款,经核算,双方确认应退还金额为69722元,却一直未果。

于是,南宁某商贸公司诉至南宁市西乡塘区人民法院,上海某网络公司拒不到庭,法院缺席审理。

法院认为双方的合同合法有效,上海某网络公司未按合同约定完成直播任务,除了退还南宁某商贸公司69722元服务费外,还要支付69722元违约金。主办法官告诉记者,该案中南宁某商贸公司能胜诉,是因为在签订合同时已经明确了双方的责权利。该案也提醒商家,无论是委托方还是受托方,都要量力而行。

曹姓明星到底是谁?引发网友热议

俗话说,“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如此尴尬的一幕,也让不少网友非常感兴趣这个演员是谁?

据媒体披露的消息,这位艺人出演过多部知名古装电视剧,于是有人就猜到了曹曦月身上。不过,曹曦月工作室立即发文否认:“与我们曹女士无关哈”。当然,这里可能说的是该案件的经济纠纷与曹女士无关。

那么,直播带货未达标的艺人究竟是不是曹曦月?呱探网根据网络上的线索,终于发现了”真相”。而其背后涉及的直播服务公司,居然还不止一次被起诉。

从南国早报公布的截图信息可以看到,乙方服务公司为”赤XXXX展(上海)有限公司”,地址位于上海市崇明区陈家镇。于是呱探网通过这些关键词,利用爱企查搜索匹配上了这家公司。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这家公司于2021年2月份成立,截止目前已经有多达7次合同纠纷案件,其中就有一家原告为南宁某百货商行。此外,该企业法人于2022年12月22日被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限制高消费。

在这诸多案件中,一份北京某科技公司与该公司的裁判文书,吸引了探长的注意。文书的正文清晰的写明了双方之间纠纷的经过,这里罗列以下几点:

  1. 甲方公司与乙方赤度公司签订《直播推广服务合同》,合作期限自2021年11月20日至2022年1月10日止。乙方利用抖音等平台为甲方的品牌产品进行直播带货服务,由曹曦月(ID:Caoxiyue77)出镜;
  2. 甲方向乙方支付直播服务费、运营费用以及产品销售计提的佣金。直播服务费100000元,含税金额106000元,税率为6%。佣金提成比例为产品总销售额的10%,甲方在商家联盟将10%销售佣金设置给主播;
  3. 乙方承诺在曹曦月直播间销售额需达到直播服务费5倍(ROI1:5),即销售目标金额为500000元,如果至1月10日仍未达到ROI,则乙方按未达成比例退款(退款金额=(销售目标金额-实际完成销售总额)/ROI系数);
  4. 因乙方赤度公司在双方合作截止日仅完成销售总额778.7元,未达到约定的销售目标,故甲方向法院提出诉讼请求:要求乙方返还其直播服务费99844.26元、税费5990.7元,共计105834.96元,并以此基数自2022年1月11日始至实际付清之日止支付相应利息。
  5. 法院一审支持了甲方上述诉讼请求,而乙方主张其公司与直播人员曹曦月签订的合同约定单场直播的费用为150000元,该费用已经超过美如初公司所支付的106000元,故不同意再向甲方退还款项,提出上诉。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由此可见,此次的合同纠纷与开篇的热搜事件如出一辙,均因乙方未达到承诺的直播销售目标,而被对方起诉要求返还直播服务费用。而与乙方合作出镜直播的艺人,也因带货业绩惨淡而被推上网友讨论的热点。

另外,呱探网还从裁判文书中发现,乙方在庭审中称单场直播中并非只同一家公司的产品。这一点通过乙方与南宁某公司合作起始时间为2022年1月1日,而与北京某科技公司的合作截止时间为2022年1月10日,从而证实。所以这里猜测,乙方当初的商业想法是,在短期内与多家公司合作收取直播服务费用,并与合作艺人在单场直播中共同带货,只要合作的客户达到一定的基数,就能覆盖艺人每次单场直播费用的成本,从而实现盈利。但由于没有理性的分析明星带货影响力,过度承诺销售目标,从而导致合同纠纷。

明星带货”翻车”案例屡见不鲜

早前,小沈阳、吴晓波、叶一茜等明星直播带货“翻车”的新闻,引发人们关注。直播间90万人围观,销售额不足2000元;当晚成交20多单,第二天退单的竟有16个;品牌商为明星付60万元“坑位费”,成交额却不到5万……相关数字虽未经最终确认,但从明星回应来看,带货业绩惨淡是不争的事实。

2022年双11期间,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此前公布的一则直播纠纷中,就有老板支付20万元坑位费邀请粉丝数高达600多万的明星带货,实际成交仅4千元。

网络上流行一句:”流量的尽头是直播带货”,在巨额利益面前多数都无法经受诱惑。现各行业但凡有一定粉丝基础的账号,纷纷想通过直播带货挣钱,但这种消费粉丝的行为,稍有不慎就会失去多年积攒的人气。直播带货发展至今,消费者们不再”看人下单”,而是更为注重产品的质量和性价比。所以真正的王道还是用心打磨产品,不过分依耐名人效应,当你有了过硬的产品,口碑自然是人人相传。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呱探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rasharer.com/67.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767572792@qq.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