呱探网 奇闻 非洲女孩巴特曼因臀部奇特曾供欧洲人观赏,死后还被制成标本展览200年

非洲女孩巴特曼因臀部奇特曾供欧洲人观赏,死后还被制成标本展览200年

1810年,在伦敦皮卡迪利广场之上有一个高出地面的平台,平台之上树立着巨大的铁笼子,里面关着的不是飞禽猛兽,而是一个近乎赤裸的黑人妙龄女子。只见她被人用锁链牵着,在笼子里走来走去,随着牵锁链的人发出的指令,不停地做着动作。只要稍有不从,皮鞭就会落在她的身上。

而笼子周围挤满了人,其中不乏穿着礼服,戴着礼帽的男人以及戴着手套和面纱,衣着华贵的女人。他们的目光无一例外地停留在笼中女子那异乎寻常的肥大臀部上,嘴里还不时地发出惊呼。还有人源源不断地涌过来,在售票口有人不停地大喊:排队买票啦!而这个被当成大猩猩一样供人参观的黑人妙龄女子,就是21岁的南非姑娘巴特曼。

非洲女孩巴特曼供欧洲人观赏

生而为奴

1789年,巴特曼出生在南非东开普省一个村庄的奴隶家庭,她们全家都是荷兰农场主彼得的奴隶。从记事起,巴特曼就跟在父母身后不停地劳作,除了做家务还要在农场做农活,但一家人依然过着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生活。可即便这样的生活,也成为日后在异国他乡的巴特曼,再也回不去的时光。

在艰苦环境中,聪慧的巴特曼居然会说3种欧洲语言,据说还会弹乐器。但和这些才艺相比,她更引人注目的,是她自小就异于常人的臀部。巴特曼属于奎纳人后裔,这个民族的女性天生就拥有比其它民族女性大得多的臀部,而巴特曼的臀部在本民族中也显得异乎寻常的大。

非洲女孩巴特曼自小臀部异于常人

1810年,农场主彼得的哥哥亨德里克和一个叫威廉的外科医生来到农场,这两个男人一下子被巴特曼超大号的臀部震撼到了。威廉非常好奇巴特曼超大的臀部里,到底是有超多的脂肪还是具有异于常人的骨骼构造。擅于投机的他又想,如果把巴特曼弄到国外大都市,岂不是发大财的好机会?

威廉和亨德里克一商量,臭味相投的两个人一拍即合,立马开始行动。他们首先在巴特曼面前扮演文质彬彬、慈爱善良的长者形象,用花言巧语激发了巴特曼去外面大世界的向往。就这样, 这个21岁的姑娘,很快答应了两个人的建议,坐上了开往欧洲的轮船。

活体展览

对新生活怀着无限憧憬的巴特曼,很快就被残酷的现实打得晕头转向。威廉和亨德里克最先把她带到了伦敦,像展览动物一样把她放在广场的铁笼子里供人参观。当然,参观者肯定是要买票的。无数猎奇的人们争相买票参观,为他们带来了巨大的财富。

为了进一步发挥巴特曼的商业价值,威廉还把她带到上层贵族社会的聚会上,供老爷贵夫人们参观和品评和人类学家们进行研究。当巴特曼在众人面前流下痛苦的眼泪时,那些自认为高贵的人感叹猩猩居然还会流泪。

南非女孩巴特曼关在笼子供人参观

当时的欧洲,人类学家们已经有了初步的科学思想,他们认为人是从动物演变来的,而有些民族是没有完全进化好的低等民族,他们试图从巴特曼身上找到“非洲人落后”的证据。

后来,伦敦的人们已经厌倦了巴特曼的躯体时,威廉和他的伙伴又把她带到新的国家、新的城市,开启新一轮的活体展览活动。这样的生活,巴特曼一过就是四年。四年之后,当威廉和他的伙伴觉得巴特曼已经没有价值时,他们又给她找了新去处。

更深的地狱

1815年,巴特曼被丧心病狂的外科医生威廉卖给了法国的一个马戏团。在这个马戏团里,巴特曼真正地成了一个动物,甚至和其它动物一样被关在一个大笼子里,被迫表演节目,换得一口果腹的食物。

非人的生活,无休无止的巡回演出,让正当妙龄的巴特曼越来越虚弱。1816年1月,沦为街头妓女的巴特曼惨死在一处寒冷简陋的住所。但她的遗体被发现之后,这个受尽凌辱的苦命姑娘并没有入土为安。

一个叫库维尔的法国科学家购买了她的遗体,然后进行了解剖。库维尔先把巴特曼的外生殖器和大脑切割下来浸泡在药水里,然后又把巴特曼的其它器官一一切割下来做成标本,甚至巴特曼的每一块骨头都被放进大锅里煮沸……最终,巴特曼支离破碎的各个器官作为展品,陈列在法国巴黎的人类博物馆里,一展览就是100多年。

艰难回归

到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消除种族主义的呼声越来越强烈,一些学者也在自己的著作中提到了南非人民要求归还巴特曼遗体的请求。迫于舆论的压力,法国巴黎的人类博物馆不得不撤销了有关巴特曼的展品,但依然把她的遗体存放在博物馆的库房里。

1992年,当时的南非领袖曼德拉总统,郑重其事地向法国政府递交了归还巴特曼遗体的请求。历时10年之久,经过几轮艰难的交涉,这一请求才真正落地。

南非女孩巴特曼魂归故里

2002年8月9日,这一天是南非的妇女节,在巴特曼的家乡汉基村的一个山谷里,人们为饱受苦难的巴特曼举行了隆重的葬礼。人们为巴特曼披上了属于本民族的毛皮披风,为她戴上了本民族的头巾,把她安葬在铺满鲜花的厚重棺木里。

巴特曼,这个受尽凌辱的南非女儿,终于魂归故里了!

从历史事件中汲取力量

南非姑娘巴特曼的悲剧,是殖民主义时代,那些自诩追求“文明平等自由博爱”欧洲人制造的悲剧,是某些所谓的医生、学者打着科学研究的旗号暴露出来的最大的人性之恶。

巴特曼在如花的年龄,被迫像动物一样地展览和演出,被压榨完最后一丝生命气息后,又惨死在异国他乡。死后100多年的时间里,还被堂而皇之地陈列在人类博物馆里,这是人类文明发展史上永远的耻辱。

如今,距离巴特曼重新被安葬已经过去了20多年,但这20多年来,世界文明的阳光依然时不时地被阴霾笼罩。那些身在异国努力工作,为异国经济文化作为贡献的华人,还在遭遇“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的悲剧;那些在街头正常出行的黑人,还无端地被警察射杀……这些人间惨剧都在告诫我们,定要争取民族的尊严和自由,要争取个人生存的权利和自由,否则只能沦为任人宰割的奴隶。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呱探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rasharer.com/824.html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767572792@qq.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