呱探网 奇闻 阿波丸沉船之谜

阿波丸沉船之谜

搜狗截图22年09月25日1958_3.jpg

巨轮沉没

1945年4月1日,美军潜水艇“皇后鱼号”正在执行第17机动部队司令官的命令,在东中国海施行针对敌舰的攻击性巡逻。

21:15,此时浓雾弥漫,四周一片漆黑。“皇后鱼号”舰长拉福林意识到,这种天气极有可能被对手利用,而此时他所能依赖的就是经验和声呐。

22:00,声呐显示距“皇后鱼号”约15公里的东南方向出现一艘日军战舰。23:00,“皇后鱼号”与目标舰艇距离约为1100米时,发射了4枚鱼雷。发射的鱼雷接连爆炸,23:05,声呐显示敌船信号消失。

十多分钟后,“皇后鱼号”赶到沉船现场。从漂满重油和橡胶的海面上,只救起一名昏迷的幸存者。

在3分钟之内成功击沉敌舰,这让“皇后鱼号”舰长拉福林非常高兴,然而这次成功的攻击并没有给拉福林带来荣耀。在以后的很长时间里,他都不停地向各种人申述:在浓雾沉沉、能见度极低的海上之夜,当手下救起那个死里逃生的日本俘虏时,他才明白他可能击中的不是一艘军舰。

“不沉之舰”

8天后,日本政府通过中立国就这一事件向美国政府发出质询。一时间,“阿波丸”事件引起世界的关注。“皇后鱼号”舰长拉福林被带上了军事法庭,而美国政府也陷入了尴尬的境地,不仅要承认自己的过失还要赔钱、赔船。那么这“皇后鱼号”潜艇击沉的到底是艘什么船?为什么它的沉没会引发这么大的反响?

为改善战俘境遇,1944年,美国和日本达成了一个对日占区人员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的协议。救援计划提出后,“阿波丸”号日本商船进人双方视野。这艘船于1943年3月5日下水,名义上是商船,但却是按照军事性能及要求打造的,无论规模、性质、性能,都是真正意义上的军事船舰。

建成后的“阿波丸”曾先后6次往返于日本-新加坡航线,为陆军运送给养。在这期间,它曾受到炸弹的爆破和美军鱼雷的攻击,却依然完成了任务,因此被日本军方誉为“不沉之舰”。

日美双方决定把它改装成运送救援物资的运输船,“阿波丸”在前往东南亚的航行中,获得了绝对安全保证。为了万无一失,双方约定:“阿波丸”拆除船头的高射炮和舰首炮,撤走士兵,在船体画上绿色十字,以便识别。

海上死亡之旅

带着同盟国“绝对安全”的承诺,1945年2月17日,“阿波丸”在冰田船长的指挥下,按照与盟国约定的路线装载了两千吨救援物资,在战火硝烟中开始了它最后一次旅程。

“阿波丸”2月17日从日本门司港起航后,定于2月22日抵达香港,据说有货物上下。3月2日,抵达新加坡,3月10日,“阿波丸”进入苏门答腊,到达航程终点。此时新加坡、雅加达等日控区已是四面楚歌,因此日本驻东南亚的高官将领、富商以及家属争抢着想登上这条船,最后这艘原设计装载236名乘客的货轮竟然挤上了2008人!

令人不解的是,“阿波丸”一到东南亚就进入严格保密状态。只有在夜色降临时,在日本宪兵监视下,才把货物运到船舱里。满载着神秘货物和众多乘客,3月28日,“阿波丸”离开新加坡,踏上回国航程。

4月1日23时,“皇后鱼号”潜艇发动攻击,3分钟后“阿波丸”沉没。据介绍,攻击之后有很多日本人浮上水面,但他们拒绝美国潜水艇援救,与船偕亡。

日本原陆军中将稻田正纯是当时负责“阿波丸”在东南亚地区运送货物和乘客的最高长官。1973年3月,他提供了一个重要线索:“阿波丸”从日本驶往新加坡时,可能配备了自爆装置!如果他的说法可信,那么“阿波丸”沉没极可能是自爆行为。为这一说法提供旁证的是拉福林报告中对于落水者拒绝营救的描述。如果不是为了掩藏不可告人的秘密,他们又为什么拒绝美军营救呢?“阿波丸”上到底装载了什么?

钻石和财宝

深埋于海底27年后,传奇商船“阿波丸”终于随着一位神秘人物的到访,和中国联系在了一起。

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首次访华。据美国《共和党日报》特刊披露,为了这次尼克松称之为巨人之间的握手,他准备了一份精心挑选的礼物——“阿波丸”沉没在中国海域的具体方位和装载货物清单。美方称,这是通过人造卫星探知的,并希望和中国政府合作打捞。这个消息迅速引起了世界的瞩目,日本、联邦德国等国纷纷联系中国政府,提出自己对“阿波丸”财宝的判断,并希望能够参与打捞。综合他们的情报,“阿波丸”所装载的财宝有了一个大致的估算:黄金40吨,白金12吨,工业钻石15万克拉,总价值在上世纪70年代估算约合50亿美元。

然而,1972年的中国社会正处于动荡的时期,中国政府无暇关注一艘27年前的沉船。

转眼间4年时间过去了,1977年5月1日凌晨,在金门、马祖的隆隆炮声里,一支以“沪救捞3号”为首的船队进入牛山海区,开始寻找传说中的宝船。到当天午夜,经过两批潜水员下水后相继发现的粗粗的桅杆,打捞上来的一个二战期间的日军高级将领的尸体、与“阿波丸”的装货情报相吻合的产自东南亚的锡锭以及两块“阿波丸”死难者名牌,打捞队确信:“阿波丸”已经找到了。

3年后,这一判断才得到最直接的证明。1980年7月9日,“沪救捞3号”在打捞现场找到一只船钟,上面清晰地刻着3个字:阿波丸,并有建造年代和所属公司。

1977年5月4日,发现“阿波丸”后的第3天,中国政府决定,以清除渔场障碍的名义对沉船实施打捞。

沉船打开了一个口子,大量的橡胶涌出了船舱,漂浮在海面上。除此之外,沉船上还装载了其他战略物资。大量的锡锭、云母、光学玻璃等物品纷纷出水。在4年的打捞时间里,打捞小组一共捞起锡锭近3000多吨。其他物资2800吨,共计5800吨,价值5千万美元。

打捞中的重大发现

打捞队从物资的出水情况判断,美日两国提供的“阿波丸”装载货物的情报基本属实。在资料中还曾经提到了3个保险柜,据说它们就是藏匿大量珍宝的金库。但它们并没有出现在资料提到的位置。金库究竟会藏在哪里呢?

打捞小组决定从客舱入手。通过搜寻,打捞队发现了“伪满洲国”的内阁总理大臣郑孝胥的圆砚,还发现了郑孝胥儿子郑禹的一个印章。

看到这两件文物,打捞队更相信了一份情报的真实性:失踪多年的“北京人”头盖骨很可能就在“阿波丸”船上!

因为有人声称:曾经在伪满洲国看到了“北京人”化石。如果这个说法确定,那么“北京人”头盖骨可能在1941年失踪后流落到了郑孝胥曾效忠的伪满洲国地区。最终被日本人藏了起来。

尽管对货舱打捞没有找到预想中的财宝,但“阿波丸”的宝藏却越发显得诱人了。

1980年,中国政府决定:结束打捞工程。至今,对这个决策的解释还是众说不一。问题的焦点集中在“阿波丸”的宝藏去向上。

那个引发无数想象与猜测的“阿波丸”船舱依然埋在深深的海底,它上面真有五十亿的财宝吗?失踪的“北京人”头盖骨会在船上吗?这一切至今还是个谜。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呱探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rasharer.com/4045.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767572792@qq.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