呱探网 奇闻 人体自燃:恐怖的噬魂火焰之谜

人体自燃:恐怖的噬魂火焰之谜

搜狗截图22年09月25日1958_3.jpg

你听说过这样耸人听闻的事吗?翩翩起舞的一名年轻女子,身上突然冒出一股火焰,接着,整个身体成了一团火球,顷刻变成一具焦尸;一位老妇人坐在沙发上,悠闲自得,转瞬变成一堆灰烬:一个男子全身忽然喷出火来,好像一根燃烧的蜡烛,几分钟后,只剩一些碎骨片和一只完整的左脚。据报道,近4个世纪以来,世界各地发生了200多起这种人体自燃的事件。

几个世纪以来,这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死亡方式一直让人们迷惑不解,并为此争论不休,一些人认为人体自燃只不过是虚构的故事,但事实却一再证明人体自燃现象的存在,今天,研究者仍在致力找到真正的答案。

★人体自燃的未解之谜★

电影《狄仁杰之通天帝国》的开头,工部侍郎贾颐陪同外国使节进入正在修建的“通天浮屠”参观,身体突然起火,瞬间化为灰烬。大理寺卿薛勇奉命调查贾颐死亡的案件,却在进宫途中于练兵场自燃而死。

结果大家都知道了,一种以黄磷为食的剧毒甲虫“赤焰金龟”是罪魁祸首。身中其毒的人只要被阳光照到,便会自动起火,化为灰烬,根本不是什么超自然力量在起作用。

卡尔·萨根说:“如果我们对真实情况的兴趣远大于那些让我们感到舒服的‘真相’,我们对证据的要求就会严格很多。”也许所有看上去神秘的现象都只是因为我们还没有找到原因。

在2010年12月22日早晨,爱尔兰高尔韦的曼恩先生被一阵急促的烟雾报警铃声吵醒。他以为家里着火了,飞快地爬起来寻找火源,结果发现家里一切正常,惊扰到烟雾报警器的是邻居迈克尔·法赫提先生家里的烟雾。

当消防员打开法赫提家的门时,他们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76岁的法赫提倒在客厅的壁炉前,躯体已经被火烧得差不多了。可是,他身下的地板和周围的家具,以及头顶的天花板,都几乎完好无损!

这太难以理解了!人体根本不是易燃物,如果没有足够大的火焰提供足够的热量,让人体着火几乎是不可能的。

经过近一年的调查,法医夏兰·麦克罗克林于2011年9月23日向媒体宣布,“法赫提事件”是一起罕见的“人体自燃”现象。他对BBC记者说,这是他从业25年来第一次做出这样的结论。他查阅了很多资料,认为法赫提的死亡现场和部分研究者所谓的“人体自燃”事件很相似:附近有火源,家具等其他物品没有损毁。

这一事件让很多神秘现象爱好者欢呼雀跃,他们认为,这是官方正式承认了“人体自燃”现象的存在,全然不顾法医所说的“人体自燃”和他们口中的“人体自燃”有本质差别。

科学界常说的“人体自燃”是指一系列起火原因不明、火势很小但燃烧彻底的人体燃烧事件,并非神秘现象爱好者所谓的人体在没有任何火源的情况下起火、瞬间被烧成灰烬的神秘现象。

“其实不能用‘自燃’这样的词汇,因为案件总是发生在火源附近。”已经退休的迈克·格林教授说,“其他没有找到火源的案件也很可能是因为遗体损毁太严重,连引火物(比如烟头、火柴)和一些线索都被烧掉了。”他长期关注“人体自燃”现象的研究。

最早描述人体自燃的专着出自于法国作家皮埃尔·艾·莱尔之手。1800年,这位作家把人体自燃归罪于酗酒,这种带有说教性质的观点此后兴盛一时。1853年,维多利亚时代的杂志《记录和疑问》列举了在1692~1829年间发生的19起自燃事件,作者是一位名为林斯利的医生,他写道,这些死去的人都是“惯常的酗酒者”和“沉溺于酒精的人”。

第一个调查人体自燃的科学家是德国化学家尤斯蒂斯·冯·李比希。他仔细研究了50起自燃的案例后指出,即使人体中酒精的含量高达70%,也不会轻易地燃烧起来。李比希还做了一个实验,他将乙醇注入到老鼠体内,但老鼠并没有因此而更容易被点燃。李比希的实验有力地反驳了酗酒和自燃存在关系的说法,但相信酗酒导致人体自燃的人还是很多。

人体自燃现象不断发生,科学家破解其真相的努力也没停。19世纪时,研究者一般将人体自燃原因归结为习惯性醉酒或者饮酒超量。但当时的德国化学家尤斯图斯·冯·李比希在进行了实验和数据分析后指出,即使把解剖标本的酒精含量增加至70%,它们也不会自发燃烧。他曾经把乙醇注入到大鼠体内,仍然没办法使它们自发燃烧。这在本质上否定了酗酒和燃烧之间的因果关系。

20世纪60年代以后,关于人体自燃的“烛芯效应”说非常流行。1961年,伦敦验尸官加文·瑟斯顿在《法医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名为《人体异常燃烧》的文章。在这篇文章中,瑟斯顿描述了一种有可能导致人体自燃的所谓“灯芯效应”。他说,人类的脂肪大约在250℃的环境中便会燃烧,但假若它们是熔化的,那么在室温环境下,若有一根“灯芯”,这些脂肪就可以就着“灯芯”被点燃。为了印证这一观点,瑟斯顿用纱布包住一些脂肪,他用这团脂肪向人们演示了火焰的热度如何将脂肪熔化,并进而使脂肪像蜡烛一样持续地燃烧。

烛芯效应虽然看似很有道理,但很快遭到了新的质疑:衣服很快就会烧掉,烛芯就没有了,而一些人体自燃却会持续12个小时或者更长时间;而且,研究者用猪做实验时,常会留下不少完整的骨头,而在被认为是人体自燃的事件中,骨骼多半都化为灰烬。这些都是用烛芯效应解释不了的。

研究人员终于发现,人体还有一种可燃物质,它的浓度能在一定的条件下大幅提高,这就是三酰甘油。三酰甘油又称甘油三酯,是人体内含量最多的脂类,大部分人体组织均可以利用它的分解产物——脂肪酸和甘油来提供能量,其中脂肪酸可产生重要的代谢分子乙酰辅酶A,乙酰辅酶A在人体内能源代谢中处于枢纽地位,糖、脂肪、蛋白质三大营养物质通过乙酰辅酶A汇聚成一条共同的代谢通路,经过这条通路彻底氧化生成二氧化碳和水,释放能量。

可是,在某些特定的情况下,人体肝脏中的乙酰辅酶A就会被转化为丙酮,丙酮过多就会患上酮症。像酗酒、高脂肪低碳水化合物的不良饮食习惯、糖尿病甚至出牙都有可能使人患上酮症。而丙酮是高度易燃的。研究人员推测,导致人体自燃的罪魁祸首正是丙酮。

为了证实这个猜想,研究人员用丙酮来浸泡猪肉组织,然后将猪肉组织做成人体模型状,并给它穿上衣服,随后点燃。不到半小时,人体模型就烧得精光,灰烬中还露出了残肢——这和自燃者的照片惊人的相似。那每次人体自燃时腿部为什么会残留下来呢?研究人员认为这是因为此部位脂类太少,产生丙酮不多的缘故。

这是科学家首次成功用实验验证自燃现象,也很可能是关于人体自燃最接近真相的解释。

那么,这是否意味着酮症患者有可能成为人体自燃的受害者呢?虽然有这种可能性存在,但其概率很低。历史上发生自燃现象的人也并不多,仅有一两百人而已,这说明此情况是极其罕见的。不过,患有酮症的人也应该多注意不要吸烟、酗酒,不要穿化纤纤维的衣物,以避免自己真的不小心被自燃了。

有人提出“超自然燃烧”说,认为人体燃烧由外来火源引发,也有人认为,可能是因为汗水、尿等湿气与衣服上的化学物质发生反应引起燃烧。但为什么人体会剧烈燃烧以至化为灰烬?实际上,绝大多数遇难者都没有接触任何火源。

目前,有一种观点已被多数人承认:人体自燃是自然界中的球状闪电引起的。球状闪电像一个小火球,能穿门过隙,钻进被子,挤进棺材,飘飘悠悠像幽灵似的跟随路人。有时爆炸,相当于10公斤炸药爆炸所放出的能量,毁坏建筑物,造成人畜伤亡。它在行进途中,无坚不摧,但又不烧坏周围的可燃之物。它可在瞬间烧穿金属板壁,瞬间把人体烧为灰烬就可以理解了。

以上解释仅是一种推测,人体自燃仍然是个不解之谜。

随着更多的深入调查研究和科学水平的提高,科学家们相信迟早会解开这个几世纪来一直使人困惑不解的秘密。

★古往今来的人体自燃事件★

燃烧是一种常见的化学现象,通常只要具备了以下三个条件:可燃物、充足的氧气、温度达到着燃点。人和其他动物也不例外,所以在火灾的现场,经常可以看到各种残骸惨不忍睹的场景。然而人体能够自燃吗?理论是完全可能的,但在生活中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又实在匪夷所思。不过根据记载,历史上确实发生过多起莫名其妙的“人体自燃”现象。

最早记载的人体自燃现象可追溯到1641年丹麦医生和数学家托马斯描述的一起事件。1470年某晚,一个人在意大利米拉的家中饮酒,当晚发生自燃而死去。1663年,法国作家巴托兰写了一个巴黎女人自燃的事情,自燃者本人死了,但她身下的床垫却完好无损。而在1745年,英国皇家学会的期刊《自然科学会报》发表了一篇文章,称一位62岁的伯爵夫人吃过晚餐之后,感到烦闷和沉重,然后就上床睡觉了。第二天早上,她的女仆在沙发上发现了一堆灰烬,灰烬中还残留着可怜的伯爵夫人那没烧掉的双腿。

意大利牧师贝多利是遭遇人体自燃后尚能生存数天的少数受害人之一,曾替他治疗的巴塔利亚医生把该事件发表在1776年10月佛罗伦萨一份学报上。事发期间,贝多利正在全国各地旅行。有天晚上抵达姐夫家里,由姐夫带领到暂时歇宿的房间。由于他穿的衬衫是用马毛做的,把肩膀刮得很不舒服,他一进房就要了一条手帕,把衬衫和肩膀隔开。接着他独自留在房中祈祷。过了几分钟,房中传出牧师痛苦的呼叫声,全屋人立刻冲进他的房间。他们看见贝多利躺在地上,全身被一团火焰包围,但上前察看时,火焰便逐渐消退,最后熄灭了。次日早上,贝多利接受巴塔利亚医生检查。他发现伤者右臂的皮肤几乎完全脱离肌肉,挂在骨头上。从肩膀直至大腿的皮肤也受到同样损伤。烧得最严重的部分是右手,已开始腐烂。巴塔利亚医生虽然立即进行治疗,但伤者的情况不断恶化,总是说口渴想喝水,而且全身抽搐得令人吃惊。据说,他坐过的那张椅子满布“腐烂和使人恶心的物质”。贝多利一直发热,又不断呕吐,第四天在昏迷中死亡。巴塔利亚医生无法在贝多利身上找出感染迹象。最可怕的是,在死亡之前,他的身体已发出腐肉般的恶臭。巴塔利亚医生还说,看见有虫子从贝多利身上爬到床上,他的指甲也脱落了。

20世纪以来记录的人体自燃案例也有不少,许多科学家不断地反对这种人体自燃说,但是,人体自燃现象报道却时有见诸报端。

1673年,意大利一份医学资料记载着这样一件奇事,一个名叫帕里西安的人连续3年酗酒。一次,他躺在草铺上,转瞬化为灰烬,唯剩下的是他的头骨和手指骨,但草垫床除躺的部位外,都保持原样。

1949年12月15日,美国新罕布什尔州的一个53岁、名叫科特里斯的妇女在家中被烧死了。曼彻斯特警方在调查中发现。那具不像人形的恐怖尸体躺在房间的地板上,可是房间内的物体却没有遭到丝毫破坏,而且壁炉也未曾使用过,甚至在其他地方也找不到火种。美联社报道说:“该妇人在燃烧时一定像个火球。但是火焰却没有烧着她家里的任何木料。”这事实令人惊诧。

1951年佛罗里达州圣彼得堡的利泽太太被人发现在房中化为灰烬,房子也是丝毫未受损坏。在这个案件中,调查人员使用各种现代科学方法,以确定这一神秘意外的来龙去脉。可是,虽然有联邦调查局纵火案专家、消防局官员和病理专家通力合作研究,历时一年仍然没有把事件弄清楚。

在发生事故的现场除了椅子和旁边的茶几外,其余家具并没有严重的损毁,可是在屋内却出现了一种奇怪的现象:天花板、窗帘和离地4英尺以上的墙壁,都铺满一层气味难闻的油烟,在4英尺以下的墙壁却没有。椅子旁边墙上的油漆被烘得有点发黄,但椅子摆放处的地毯却没有烧穿。此外在10英尺外的一面挂在墙上的镜子可能因为热力影响而破裂;在12英尺外梳妆台上的两根蜡烛已经熔化了,但烛芯依然留在烛台上没有损坏;位于墙壁4英尺以上的塑料插座也已熔化,但保险丝没有烧断,电流仍然畅通,以至于护壁板的电源插座没有受到破坏。与一只熔化了的插座连接的电钟已经停摆,上面的时间刚好指在4点20分。当电钟与护壁板上完好的插座连接时,仍然可继续走动。附近的一些易燃物品如一张桌子上的报纸以及台布、窗帘,却全部安然无损。

1966年12月5日,在美国宾夕法尼亚洲发生了这样一个案例:欧文·本特利医生家的大厅弥漫着带怪味的蓝色烟雾,天花板烧了一个宽0.6m、长0.9m的大窟窿,地下一堆灰烬。楼上烧的大洞旁有半条腿,本特利医生被烧死了。

验尸官赫尔曼·莫斯奇的结论是本特利医生躺在床上吸烟,不慎烧着睡衣,惊醒过来后急忙走向浴室,突然昏倒,地板随之起火,导致医生被烧死。但消防队长认为是人体自燃。于是,人体自燃之争就展开了。

按照常理,焚化尸体要2200℃的高温,至少1h,骨头为碎片状,而本特利医生整个身体除一条小腿外,全部化为灰烬,没有特别高的温度不行。但房屋失火最高温度不超过800℃,奇怪的是房屋不仅没焚毁,连剩下的腿上的胶鞋也完好无损。因此,合理的解释就是:人体自燃。即在不接触外来火源的条件下,人体从内部突发燃烧,瞬间整个人体都化为灰烬,而邻近的易燃物却可免遭劫难。

在1985年5月25日英国伦敦的晚上,19岁的波利·列斯里在大街上散步。突然,他感到周身发热。他环身而视,发现自己的身体竟喷出火来。火瞬时在他上半身燃烧起来,难以忍受的高热和疼痛同时向他袭来。列斯里双手蒙脸,希望能保住自己的眼睛。但是火势凶猛,他的胸、背、腕都象被烙铁烫着那么疼痛,大脑有煮沸的感觉。他想奔跑,但是没跨出几步就重重地摔倒了。当死神向他步步紧逼时,想不到他身上的火焰一下子又完全熄灭了。随后数分钟,钻心的疼痛又降临到他身上,列斯里咬住牙,走到了附近的医院。由于列斯里年轻力壮,烧伤后又获得了及时的治疗,而且在治疗期间又未被细菌感染,几星期后他终于在医生精心治疗下,痊愈出院了。他是现代经历人体自燃现象后仍大难不死的幸运者。

1990年4月15日,湖南有个4岁半的男孩唐江,早晨8时左右,突然裤裆处冒烟燃烧,腿部烧伤,裤子被烧穿。8时50分左右,同一部位又溅出火星,引起内裤燃烧。9时左右,躺在床上,右大腿上出现1cm大的火球,蓝色的火苗落在床单上,床单烧穿,左腿有泡,全身发生类似打火机迸发的火星。有关专家调查,结论是:室内没有任何易燃化学药品,也未发现任何火源,只能是人体自燃。

1992年,墨西哥杜伦高市举办吃辣椒比赛。选手甘幕斯正有滋有味地嚼了12个辣椒。5分钟后,他张口喷烟,接着鼻孔、耳朵喷烟,不久连脖子和双手也冒烟:一眨眼工夫,全身着火,20分钟后,衣服、鞋子、肌肉、骨头全化为灰烬。

2002年元旦,比利时布鲁塞尔市郊,发生了一起有多名目击者的“人体自燃”事件。受害者阿黛尔·瓦纳克在海滩上玩耍了一段时间,捡了很多美丽的贝壳,然后驱车回家,然而就在回家的路上,她突然发现自己的大腿冒出火焰,幸而同行者及时帮她扑灭火焰,但她从腰部到膝盖被严重烧伤,医生们都感到莫名其妙,不知道她为何有这么奇特的遭遇。这可能是唯一的一例有目击者亲眼目睹的“人体自燃”事件。

事件发生之后,马克·贝尼奇和他的研究团队迅速赶往现场,经过对现场的详细勘察,发现海滩上阿黛尔曾活动过的区域含有微量的金属钠,因此马克推测:可能是因为海滩上散布着一些准备某个庆祝活动的焰火,在烟火残渣中可能混有金属钠,钠可能会沾在贝壳的表面,而钠遇到水就会产生热量,在某些情况下,这些热量就会使物体燃烧起来。

类似这种人体自燃的事件,有据可查的有200多起。遭难的女子比男子略多一些,但多在那些肥胖的老妇、酗酒者、嗜烟者身上发生。年龄最大的114岁,最小的才4个月。人体自燃在睡觉的时候会发生,有的在走路、划船、开车、吃饭,甚至跳舞的过程中也会发生。

最令人吃惊的是棺内尸体自燃。1973年12月7日,美国威斯康星州,当人们为一位年约50岁的妇女举行葬礼时,棺内浓烟弥漫,待开棺时,尸体化为灰烬,周围一切可燃之物都完好如初。

这样的事件中国也有。

《青州府志》记载,在嘉靖十七年,当地一位名叫梁普的人新婚一个多月,某夜和刚从娘家回来的妻子就寝后,第二天一直不起床。他当医生的哥哥把门砸开一看,二人还在床上,妻子已经烧成灰烬,丈夫虽然死了,尸体却没有被烧,只是被烫出几个水泡而已,被褥完好。村里人都跑去看,最后说是“阴火”烧了这两口子。

另一个案例出现在《南丰县志·轶事》中,状况和前一个差不多,说是道光十二年除夕,城东60多岁的吴姓夫妇睡觉后第二天一直不起床,家人进门一看,两人还盖着被子睡着,用手一摸,人已经成为灰烬了。

由于记载非常简单,我们已无法确认这两起事件的真实性,想来添油加醋的成分很多。古代破案技术简陋,就算这是两起凶杀案件,县官也未必查得出来。笔者看到第一个故事时,第一反应是:可能是哥哥和弟媳妇通奸,谋杀了弟弟,然后搞来一具女尸,先用火烧,等烧得差不多时将其挪到弟弟尸体的旁边,造成弟媳妇自燃毁尸的假象。

第二件本来就在“轶事”类,更没谱了,也许两人只是因为大冬天把炕烧得太烫以至于点燃了被褥,又因为年纪大了对烟雾不敏感,先窒息而死,后被烧了遗体。家里人怕因为自己失职造成长辈被烧死遭人非议,就编出自燃的谎言。笔者老家经常发生因为老人把炕烧得太烫而点燃被褥的事情。为什么是老人呢?一是因为老人比较怕冷,总是把炕烧得过热,二是因为老人对烫、烟等不太敏感。常常是老人房间里的烟已经把住在同一个院子里的年轻人熏醒了,老人还在火苗边睡着,完全没醒。

1990年4月15日,湖南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现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附属医院)基础医学系报告了一起“人体自燃”事件。文章发表在1990年第7卷第6期《湖南医学》上,名为《男孩体表“自燃”烧伤一例报告》,作者是曾敬友、肖桂林等5人。

文中提到的伤者是一位三岁半的男孩,名叫唐江,在那天8时—11时之间身体前后四次突然着火,17时被送入湖南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治疗。经医生检查,他身上有多处烫伤,干燥无分泌物。他的身体状况完全正常,只是体表荷有静电,瞬间电流高达37微安,一般同龄小孩最高仅0.49微安;体表电压最高达197毫伏,一般同龄小孩电压为96毫伏。他住院21天后痊愈,出院时,所有指标都恢复正常了。

后来,医生前往唐江家里调查,认为他被烫伤时家里确实没有火源,猜测可能与当天11时32分爆发的太阳射电有关。几个月后,唐江的父亲发现家里的地面夜间有闪光,用手触摸后,手指有烫伤。曾敬友等人调查后发现,唐江房间的地面上有黄磷,这些黄磷可能来源于他家的井水。黄磷日积月累逐渐增多,便渗入他的衣物和皮肤。最后,他们认为,可能是太阳磁暴导致唐江的人体电磁异常,引燃了他身体和衣服上沾染的黄磷,导致深度烧伤。虽然具体原因不明,但肯定不是神秘主义者想听到的“体内起火”。

★科学向左,传说向右★

时至今日,现代科学界和医学界都否定人体自燃的说法。有人虽然曾经提出一些理论,但是一直没有合理的生理学论据足以说明人体如何自燃甚至于化为灰烬,因为如果要把人体的骨髓和组织全部烧毁,只有在温度超过华氏3000度的高压火葬场才有此可能。那么,至于烧焦了的尸体上尚存有未损坏的衣物或者是一些皮肉完整的残肤就更令人觉得有些神秘莫测了。

自燃是由于可燃混合气体(或蒸气)自身热量或与无火花、无火焰的热表面接触,使温度升高,以及化学反应速度急剧增长而引起的着火现象。在燃烧理论中自燃分为热自燃和链自燃两种。热自燃理论认为可燃混合气体化学反应的热量速率超过系统的散热速率,从而有过剩的热量加热可燃混合气体,使化学反应随着温度升高而迅速加快,进而使混合气体的温度迅速升高,直至引起混合气体燃烧。链自燃理论认为使化学反应自行加速不一定是依靠热量的积累,是通过连锁反应,迅速增加活化中心来促使反应不断加速,直至着火燃烧。自燃是一种复杂的化学和物理现象。对可燃混合气体,在发生自燃时总是需达到一定的温度。

我们生活在一个危险的世界里,身边有各种易燃、易爆的东西。那么,我们的身体会不会突然起火?这种想法存在已久,一些莫名其妙的燃烧现象似乎也证实了人体自燃的发生。人体自燃是真实事件还是凭空捏造?不论相信与否,我们将一同检验证据,看看科学与超自然现象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发生在美国的典型案例

里泽夫人最后一次会客是在1951年7月1日,一个周日的晚上。来客是她的儿子理查和女房东卡朋特。21时,两人告辞,67岁的里泽夫人独自留在位于佛罗里达州的公寓中,坐在她那把舒适的安乐椅上。

第二天早上5时,卡朋特夫人被烟熏醒,她以为是车库里的水泵过热所致,就去关掉水泵,回来继续睡觉。

早上8时,有人送来一封给里泽夫人的电报。卡朋特夫人签收之后,便拿去给里泽。敲门之后无人回应,卡朋特试着开门,结果吓了一跳———门把手竟然发烫。她退回来大声求助。

附近的油漆工帮她撬开门后,一股热浪扑面而来。毫无疑问,这里失火了,但目力所及,整个房间只有里泽夫人坐的那一小块地方烧得厉害,安乐椅仅剩几根烧焦的弹簧,而里泽夫人本人,则只剩下一个头颅、一块椎骨、一只穿着拖鞋的左脚以及一小堆灰烬。

体重77千克的里泽夫人,现在所剩的遗骸还不到4.5千克,在烈焰中,她的头颅被烧得只有一个茶杯大小。

房间1.2米以上的墙壁被一层烟油覆盖,一面镜子破裂,浴室里的塑料插座熔化了,梳妆台上的两根蜡烛只剩下烛芯。而1.2米以下的地方,就只有里泽夫人坐的这一块地方受损,一只熔化了的插座连接的电钟已经停止,上面的时间显示是4时20分。

究竟是什么把里泽夫人烧得如此彻底,而对其周围又破坏不大呢?专家指出,只有温度达到2500℃才能把人烧成这样,而香烟引燃衣物,绝对不会制造出如此高温。安乐椅的材质只能引发缓慢燃烧,而电源插座在起火之后就被熔化,所以也不可能是火源。FBI的病理学家测试过汽油和其他催化剂,一无所获。当晚圣彼得堡没有发生雷电,因此,这个因素也被排除了。

几个月后,警方发布声明,将事故的原因归结为里泽夫人吸烟时睡着了。官方的声明意味着调查结束,但这个原因并不能服众。一些人坚信,里泽夫人的亡故就是典型的“人体自燃”事件。

早期的几种推测

大众口中的“人体自燃”,是指人的身体在没有火源的情况下自己起火后迅速燃烧,瞬间化为灰烬。尽管现在这种事听上去很不靠谱,但在几百年前,人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这类事件确实存在。

首先,大家对燃烧的原理并不充分了解。在农场劳动的农夫都知道,在特定的环境下,干草会自燃,却没人能解释原因。因为这些事例的存在,人们产生了一些有趣的想法。1667年,JohannJoachim提出一种观点,认为世界上存在着一种产生燃烧的“燃素”。一个东西着火时,燃素就会释放出来。这个东西中的燃素含量越高,就烧得越快,火势也越凶。呼吸就是为了排出体内堆积的燃素。按照这个思路推理,或许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如果人体内的燃素堆积到一定程度,就可能会出现自燃。

其次,火灾致死并不少见,然而,众所周知,要将一具尸体烧成一堆灰烬,需要大量的燃料,一般来说,至少需要两手推车的木材。而在“人体自燃”的一些案例中,受害者都被烧成灰或者几块骨头,周围却没有被烧坏,有时候还能剩下四肢。这些特点都与正常的火葬有所不同。这种燃烧要用超自然力量介入才能解释得通。

在探索“人体自燃”现象的早期,还出现过一种论点,那就是人类摄入的易燃物质越多,就越容易自燃。1717年,JohnHenryCohausen不断拿同一个“人体自燃”事例证明这一论断。在这起事件中,受害者是一位重度酗酒的妇女,差不多有三年时间,她每天喝酒都不少于一升。她最后被烧得只剩一堆灰烬和几块头骨。

“烛芯效应”

至少到1783年,关于“人体自燃”的科学解释才开始出现,这种理论认为,受害者自身的脂肪可以支撑燃烧,而他们的衣物,则被当成捻子。这就是着名的“烛芯效应”。

大家都知道,在蜡烛中,烛芯的作用是引火。等烛芯点着了,它下面的蜡就会熔化,顺着烛芯的火焰燃烧起来,灯芯不断燃烧,蜡不断融化,直到整支蜡烛烧光。而当人的衣服缓慢燃烧时,会慢慢烤化人体内的脂肪,这些脂肪渗入衣服,为火苗提供新的燃料,像点蜡烛一般,慢慢将人体烧掉。如果这种说法是真的,确实可以解释此类离奇的燃烧事件:“人体自燃”时,烧掉的部分大都覆盖着衣物,这些衣物又能吸收液态的脂肪。而大多数脂肪都在受害者的躯干中,这一部分通常会烧成一堆灰。

“烛芯效应”的反对者则认为,脂肪燃烧产生的温度不足以把人烧成灰,更不用说骨头了。何况,“烛芯效应”的燃烧速度如此之慢,即便是傻子和酒鬼也不会对此无动于衷。最后一点,尽管很多人由于衣物起火身亡,但没几个是被烧成一堆灰的。所以,“人体自燃”时的火焰和衣物燃烧的火焰绝不相同。

随着19世纪的到来,人们对燃烧的认识也开始加深。对于“人体自燃”,科学界也有了新的答案和看法,一些谜团也就此解开。

之前的看法是,妇女、老人和酒鬼属于容易出现“自燃”的人群,而随着更多的案例分析,大家发现,“自燃”并非限定在特定的人群当中。

1888年,苏格兰的阿伯丁出现了一起“自燃”事件,这名遇难老兵的脸部还能够辨别。J.MackenzieBooth医生开始对此进行调查。他在看过尸体后,也查阅了之前的类似案卷,最后得出结论,在大多数案例中,受害者都没有对起火做出反应———这一点之前的研究者也曾发现,只是以为是因火势太快来不及做出反应。而Booth医生的观点是,在燃烧之前,这些遇难者已经死了,致死原因很有可能是窒息。这些遇难者在事发前大都烂醉如泥,也确实对杀身之火来不及反应。

人体在冬天比在夏天更容易发生“自燃”,这种现象也为科学地解释“人体自燃”提供了证据,因为人们在冬天更加靠近火,所以也更容易引火上身。妇女通常在家操持家务,比如做饭,不可避免会接触到火,所以遭遇火灾的女性较多。

1890年,在美国的马萨诸塞州,又出现了一起轰动一时的“自燃”事件。这次事件的目击者是H.B.Hartwell医生,等他赶到出事地点,这位妇女已经死了,但尸体还在燃烧,熊熊的火舌向上喷出近40厘米,大家朝着尸体铲土,以抑制火焰。

死者49岁,健康状况良好,生活规律,不喜饮酒。她在烧一些树桩时,不小心点着了衣服,最后遇难。当时刚刚下过雨,这场火没有烧毁树叶以及她身下的东西,所以可以推断,这场火的主要燃料就是她的身体。

Hartwell医生断定,这名妇女燃烧的原因就是“烛芯效应”。除此之外,他还提出另一个例证:一位年事已高的妇女在晚上跌倒了,灯油引燃了地板。她被发现时已经死去,而烧死她的大火在用光了房间的氧气之后,也自动熄灭了,几乎没有损坏房间里的其他设施。尽管有这些观察,Hartwell医生还是不能断定大部分尸体都能如此燃烧。因此,他怀疑,某些人的脂肪也许更容易燃烧。

用实验说话

1999年,英国BBC电视台直播了一次“烛芯效应”的现场实验,JohnDeHaanSaidNurbakhsh负责具体操作。之前,他们也拿小猪代替人体做过类似实验,结果也证明了“烛芯效应”的合理性,但猪肉中的水分导致实验中的火焰很小,燃烧也没持续多久。因此,他们决定再来一次。

这次,他们准备了一头体积和重量上都跟人类接近的猪。整头猪被裹在棉毯中,以增大“烛芯”覆盖的面积。他们先用一点汽油引火,然后看着火苗点燃猪身上的棉毯,渐渐烤化猪的脂肪,等汽油和棉毯烧尽,猪的尸体又燃烧了四个多小时,燃料就是猪自身的脂肪组织。当然,这头猪还可以燃烧更久,但实验目的已经达到,继续燃烧下去只是浪费时间。

这次实验还发现,火焰会随温度的变化而波动,这比单一稳定的热源更能使骨头变脆。经过四个多小时的燃烧后,这头实验用猪被烧成两截。在整个燃烧过程中,实验室内温度都不高,实验者可以随心所欲进出,甚至在燃烧的猪旁边摄像。

当然,这种实验并不能完全令人信服,又有人出来质疑,说用猪做实验时,常会留下不少完整的骨头,而在“人体自燃”事件中,骨骼多半都化为灰烬。

无论如何,尽管人们对“人体自燃”现象的认识还有分歧,但专业人士和大众都越来越相信“人体自燃”并非超自然现象了。同时,他们也更加认同了“烛芯效应”这种更为合理的解释。

能用目光点燃物体的人

2007年末,意大利一家人体科研机构,接到了一个来自罗马家庭的求助。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在孩子本耐得托萨皮诸10岁那年被突如其来的厄运击败了。

当时,嗜糖的小萨皮诸患上了龋齿,疼痛让他每夜都难以入睡。为了让他在课堂上有一个好状态,父亲在周末带他去看牙医。他们拿到了比较靠后的号码。

和其他等待在那里的孩子一样,萨皮诸顺手拿起一本漫画看了起来。很快,他被精彩的情节和滑稽的人物深深吸引了。一会儿,萨皮诸的父亲忽然闻到了一股焦煳的味道。

他放下自己手里的书,转过头看到儿子手里的漫画书烧了起来。他气坏了,认为是儿子用打火机点燃了这本漫画。

受到呵斥的萨皮诸感到冤枉极了,他的解释没有取得父亲的信任。也没有人可以为小萨皮诸做证,当时候诊室墙边的长凳上只有他们两个人。

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当时,年幼的萨皮诸只感到委屈,却没有把事情放在心上。直到两年后的一天,他早晨起床后,无聊地盯着自己的睡衣看,结果,睡衣莫名其妙燃烧了起来,他高声大叫着,忍受着被烧灼的疼痛冲到卫生间,浇灭了自己身上的火焰,他把这件事情告诉了父母。

父母不敢相信这个荒谬的说法,于是决定来次试验。这次,萨皮诸盯着看的是一个塑料盒子。结果,那个塑料盒子开始慢慢熔化。为此,父母求助于当地一所大学的生物系教授们。可是,当教授们兴致勃勃地赶到萨皮诸家时,他的这种能力却消失了。随后几年里,家人发现,萨皮诸的确可以用目光点燃一些东西。所以,他不得不经常戴上一副墨镜。

这种生活一直到萨皮诸开始住校,才被无限放大。他不得不求助于意大利人体研究所。

意大利人体研究所的科学家们,对萨皮诸进行了跟踪性的研究与记录。他们用DV录下了他的目光点燃物体的过程。

经过检查,科学家们发现,萨皮诸的眼睛结构与常人不同,他的瞳孔与视网膜有轻微的凹痕,科学家们认为,可能是日光在萨皮诸的眼睛里形成了聚焦,类似于凹透镜一样,才让东西达到燃点而燃烧。

为了证实这个推测,他们分别在日光最好的日子和阴暗的地下室里做了相应的实验。令人瞠目结舌的一幕出现了,在日光下,萨皮诸点燃了一张复印纸的实验失败了,而在黑暗的地下室里,却取得了成功。

虽然,萨皮诸的眼睛里能喷火的秘密还没有彻底被揭晓,研究还在继续进行当中,但是,意大利人体研究所,却因此得出了一个结论,人的目光是有温度的,而且,这种温度在不同的情绪下,能传递给另外一个人感知。

他们推测,萨皮诸的目光点燃东西的特异之处,就在于在他情绪波动的时候,目光的温度升高,通过凹点聚集,使物体被点燃。

可以说,今后如果你觉得谁用让你觉得脸上发热的灼热目光盯着你的话,那并不全是因为你感到害羞,的确,他目光的温度传递到了你的皮肤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呱探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rasharer.com/4048.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767572792@qq.com

返回顶部